异想天开的现代城市居住指南

  • A+
所属分类:qq可爱名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来源:《如果有这样一个家就好了》,编著:居住实验室“sumai LAB”/土谷贞雄

每一个普通的社会青年,势必都会面临直击心灵的三大难题:

房租贵(尤其单身时);

工作与生活难以平衡(尤其结婚生子时);

患上孤独症(尤其年老时)。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通常的做法是,努力调整自己以便去适应、去将就现实状况,哪怕再委屈再不情愿,因为——比起解决问题,确实“解决自己”更为容易。

最显而易见的例子便是,比起解决租房难的全民性问题,总还是自己忍受长途通勤,找一个远点的但价格低廉、条件还不差的房子更好操作。

这些愈发普及的情况,就造成了现代生活的普遍问题:我们活得不快乐,我们常年丧气,只好在一杯奶茶里、在一只口红上,找回一些安慰,补给一点能量。

这样的我和你,时不时都会遐想,如果有这样_____或那样_____的一个家就好了……

事实上,还真有一本书就叫做《如果有这样一个家就好了》,源自日本一个“居住实验室”sumai LAB的生活方案合集。

从2011年设立至今,sumai LAB提出了许多解决现实居住问题的方案,并且与用户一起沟通、探索未来理想化的生活空间与生活方式,其中不乏一些相当诱人但现在看来还十分概念化的idea。

如果我们去细看sumai LAB提出的这些基于日本社会的居住方案,会发现它们同样适用于国内,理由很简单——

我们对生活舒适的愿望是相同的,而我们所面对的社会问题也是相似的。

看看sumai LAB做过的一些问卷调查便可知一二。

关于购房时重视的因素,调查结果显示,不分男女,第一考虑是放松的空间,第二考虑是收纳空间的大小和位置;

关于工作不顺利的三大原因:接送孩子、忙于家务、通勤时间;

关于育儿问题,有了孩子的人当中,高达75.5%的人会认为比起收入减少,更愿意缩短工作时间,而大部分生育之后恢复工作的女性,工作“不顺利”者超过四分之一;

关于年老生活,很多人矛盾的是,一方面想工作,一方面又想找个地方过悠闲生活;

关于少子化和老龄化现象,多数人认为靠女性和老年人的劳动力并不能促进经济发展……

针对这些结果,以下是sumai LAB提出的几个堪称异想天开但又独具启发性的“居住实验”。

如果厨房是一件家具

以前的主流是,做饭和吃饭在同一个空间,更准确地说,在同一个餐桌——不仅是吃饭时使用, 还作为操作台使用,人们在餐桌上准备菜、将做好的菜装到盘子里等等。大家的回忆中应该都有小时候在餐桌上帮妈妈去掉豆角的筋、一起包饺子等场面。

后来,厨房也演变出独立厨房,和再度普及的餐厨一体化的开放式厨房,但一直以来,操作空间都不够满足需求,特别是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可能仅够一人转身有余。

试想一下,如果只需要一点空间,就可以实现厨房功能的最大化,如果把厨房做成一组“家具”套件,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做饭习惯、居住形式来组合这套厨房套件,会怎么样呢?

大家都以为厨房是固定的, 在建公寓的时候,厨房设备一般都是和建筑一起施工安装的。但是,居住形式和生活方式越来越多样化的现在,提高厨房设备的可变性、随意性,或许有很多好处。

比如说,可以在家里来客人多的时候加装操作台做饭,也可以只把炉灶换成最新产品,平时收起来,需要时装,随意布置。同时也可以满足喜欢厨房大一点的人的需求。

带有可变性的厨房,可以应付未来家庭和居住形式的变化,并可以给自己留出更多考虑其他空间的余地。

可移动厨房套件的问题在于如何安装用于排水、排气等的管道,目前我们可以采用软管来解决此问题。另外, 如果使用电磁炉的话,便可以采用只消除味道的循环式通风设备。

思考住房体积而不是面积

说到住房的大小,通常都是由面积决定的,但吊顶高的住房怎么看大小呢?吊顶高的空间感觉更宽敞,如果做阁楼的话,可以更有效地利用空间。

在这里,我们假设房间的吊顶高 3.5 米,考虑了房间上部空间的利用方法。

Plan A 上面是卧室,下面是收纳空间。靠近玄关的部分留了较大的空间,可以作为多功能空间、工作房间来使用,如果客人多的话,还可以当做接待客人的空间。

Plan B 的卧室小一点,下面是收纳空间。靠近玄关的空间,上部是阁楼,下部可以用于办公,与土间(指未铺地板的素土地面)相连。

Plan C 调高了地面,地下留出了收纳空间,上面的次客厅放了下沉式被炉。 这种吊顶高的房间,可以通过调整地面高度或者设置阁楼的方式来更有效地利用空间。

除此之外,还可以当作家务空间、兴趣爱好空间、儿童房使用等等。

把房子都做成组合式套件

不妨再大胆一点,如果不止厨房是一组套件,如果浴室、卫生间等用水设备都是可移动的,如果每个房间都设计成一套组合套件,能在家里任何地方随意布置?

我们将用水设备集中放在房子的中央部分,然后将其他三个房间各看做一套组合套件,放置在想放的地方。除此以外的部分是通道,就像家里出现的“街道”一样。

如果在每个房间套件上方留出空间,还可以用于收纳或者建造书房等等,这么想是不是很有趣?

根据心情或生活方式的变化,可以在家里随时移动每组房间套件,让户型自由自在地变化。

如果要搬家,您也可以拆卸每组房间套件,并在新的家里重新组装使用。

这些房间套件不光是内侧,外侧也可以使用。每组房间套件的墙面上可以装窗户、书柜,也可以用喜欢的颜色来涂装,用砖头装饰等等,不仅可以移动,还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样式。

将每一个房间做成一组房间套件的方案,其问题在于配电和上下水等设备管线。对此,我们可以把房间套件的地面调高,下面留出空间安装有倾斜度的管线。而且调高地面也有给空间增添变化的效果,每个房间的地面高度不一定是一样的。 

请大家都聚到垃圾房来

公寓楼的垃圾房,一般设置在公寓外边的封闭空间中。但是除了厨余垃圾以外,几乎所有垃圾都是没有味道的,如果执行垃圾分类,一部分垃圾可以变为新原料,也有很多是还可以使用的。

如果公寓里不设单纯的垃圾房,而是设有资源回收室,有没有想过,此空间还能作为住户们交流的地方?

上图是我们在公寓楼大堂旁边设计的资源回收室。这个空间除了放置垃圾的功能,还是分类、拆分垃圾的地方。

塑料瓶可以切碎,罐类可以去掉盖子并压扁,玻璃瓶可以打碎,这样不仅方便运送,也易于回收。厨余垃圾则放置在密封的专用地点。

另外,邮件或快递也可以在这里打开,从外面回来先放下东西再出去购物的时候,也可以在这里暂时存放物品。

除了拆快递、垃圾分类以外,还可以在这里喝茶、休息。如果有专门的管理人员可以接收快递或干洗的衣服,那就更方便了。

在国外,也有装了灯、配备大窗户的开放式垃圾房。垃圾房不仅是放置废弃物的地方,还可以成为交流场所,这样一来,公寓楼的生活变得更舒适,通常易于流于形式的大堂也可以被有效使用。

我不想被这张办公桌固定

当我们在考虑现代生活的时候,工作方式是很重要的因素。我们来思考一下办公空间。

大公司一般在大城市中最好的地段拥有便于工作的办公室。那么,如果我们重新考虑此位置与空间的利用方式,是否可以腾出多余的空间?腾出来的空间是否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起来?

最近有了一种新的办公方式,不同于以前每个人在专属办公桌上工作的方式——每个员工有自己的柜子,用来收纳办公用品,然后可以在办公室里选择自己喜欢的办公桌或办公场所工作,这叫作“free address”。

新的工作方式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增加和外部人员接触的机会,这样的工作环境有利于产生新的想法,特别是像创意工作者、策划人员这一类工作。

网络日益地日常化的今天,在一瞬间便可以交换信息,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更重视人与人面对面交流的时间与空间。

育儿、工作两不误

有了孩子的女性不能出门工作,其原因在于工作时间和育儿、家务时间难以合理地调整。考虑到接送孩子的时间、做家务的时间和环境,很多人认为工作地点离家近一点比较好。

问卷调查中,对于“生孩子后您回到原来的工作了吗”的提问, 62% 的人回答“想回到原来的工作”, 22% 的人回答“没有回到原来的工作”。很多人无法解决工作时间与地点的问题,因而选择了放弃原来的工作。

“远程办公”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之一,利用网络来实现和单位工作一样的家庭工作环境。单位的上司电脑上会显示员工的上线情况,有事可以在网上进行会话。不过现在有这种工作环境的企业还不是很多。这里要给大家介绍一个这样的机构案例。

该机构接下企业的工作,并将其委托给想工作却不能工作的妈妈们,同时运营可以跟其他人分享办公场所的联合办公室,在这里,大家彼此帮忙照看孩子,实现了可以让妈妈们专心工作的环境。

该机构接受的工作内容有很多种:数据录入,网站、平面广告、名片、LOGO的制作,活动筹备,顾客管理,电脑初始设置,市场调研等等。在这里得到的薪水则根据工作人员的技能与经验来调整。

至今为止,我们只能自己付钱购买育儿与工作两不误的住房环境或服务,或者是由企业来解决问题。而现在,有类似新服务的时代也许就要到来。如果这样的新服务或如远程办公等工作形式增多,我们的社会就有可能变为更易于育儿的社会。

老年人独居也快乐

老龄化可能是成熟国家的命运,现在日本老龄化比率位居世界第一,到2050年,日本 65 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预测将达到 40%。

没有家人、独自居住的老年人,身体还健康的时候还好,但到了需要看护的时候就会觉得很不安。

日本老年人在医院度过人生最后一段时间的较多,可是以后医生、护士和医疗设施的数量会逐渐变得不够,在家孤独终老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日本会有严重的“孤独死”现象。

从这些问题可以得出一个假设:老年人身体状况好的时候,或许需要更多和其他人交流。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打造一个让老年人更多接触邻居或他人的社会结构?

荷兰斯派克尼瑟的一家老年人自己运营的社区“Paganini Hof”,提供了一个解决老年人的独居生活问题的线索。

“Paganini Hof”里住着 70 名左右老年人。55 岁起就可以入住,身体状况好的时候,他们帮助比自己年龄大或者需要看护的人生活。根据帮助别人的时间累计积分,当你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就可以使用自己积累下来的积分。

有意思的是,这样的生活方式可以让整个社区更加活跃,社区生活的老年人因此保持身体健康的时间更长。

只构建社区框架的话,人不会自然地来住,没有具体的内容,社区是不会起作用的。“Paganini Hof”的案例,给社区的运营带来了很大的启示。

而sumai LAB的问卷调查也给出了类似佐证,当被问道“自己变老后,是否还愿意为同龄老年人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时,合计有79.3%的人选择了“非常想”与“有点想”。

老龄化已经不仅仅是日本的社会问题,中国也正在面临同样的问题,故此有必要认真考虑老年人独居这件事,考虑有助于老年人独居生活的设施、运营方法,以及结构等多种问题。

除去未来的顾虑,我们才能享受现在的生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来源:《如果有这样一个家就好了》,编著:居住实验室“sumai LAB”/土谷贞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看理想©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3055.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